新闻详情
跋涉
浏览数:5 

最近眼睛又看不清东西了,还伴随着又疼又痒的伤感——我当然知道这是因为自己偷懒,总忘了摘掉隐形眼镜就睡着的原因。这些天频繁的演出,迫使我总在不停地带着它。不知不觉间伤了眼睛。望着皮夹里几张绯红的旧车票,不觉想起去年夏天的场景。
  拿到火车票的那天,妈妈特地请了半天假,说下午要送我去济南上几节音乐小课。我从行李堆里抬起头说:“我自己就可以去啊。”妈妈想了想说:“我不放心。”我低下头笑了一声,脑子里迅速盘算着——“2010减去1993,我都17岁了啊!”但看看妈妈认真的表情,就没再说什么。忽然想起车票的问题,就抬头问道:“车票够么?”妈妈竟像胜利了一样,回答说:“刚才又让你爸排队买了一张!”
  我重新低下头,眼睛有点发酸。
  是的,我是一个音乐专业生。每年爸妈比其他孩子的父母多投入许多资金在我的专业上。我上过的每节课,包括将来要学习的课程背后都有一笔昂贵的代价,但爸爸妈妈总是无言地把钱塞给我,鼓励我安心上课,只要有所收获,他们在所不惜。
  回想起那天下午,我和妈妈乘火车赶到济南,赶到目的地时刚好下午三点。我和妈妈被带到老师的办公室详谈。我在旁边的教室里和早到的同学进行了短暂的接触就回到了办公室,正赶上老师和妈妈在讨论学费问题。我听清了,是300元一节课,每节课1小时。由于我到的晚,只能上3节。妈妈毫不犹豫的拿包掏钱,老师接过钱的那一刻,我竟然掉泪了。妈妈故作轻松地开着玩笑,说我是不是心疼了。
  在济南的三天,我和同行的同学们挤了一个床位,晚上几次因为翻身而差点儿掉下床来。我再也睡不着了,眼睛一直盯着天花板,地上全是杂乱的方便面包装盒。
  那一刻,我就想,我们都应该是有梦想的孩子吧。
  但追逐梦想的时候,从起点到中途,都要在爸爸妈妈铺就的路上奔跑。
  后来才知道,那天妈妈是坐慢车回家的。其实车上满座了,应该是“站”火车,占了两个小时。她却故作轻松地说,省了钱,还当了回“高人”……
  每次我问起妈妈家里的经济状况时,妈妈总是笑着说,挺好的,至少能从你出生供应到你自食其力。我知道,在音乐专业道路上一路走来,这中途凝聚了他们太多的的心血和热切的期望!
  今天,专业老师又要组织上小课交课费了,我们不由自主地发出一阵嘘声。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现实。老师告诉我们,其实学得最好,最有前途的人,并不是那些先天条件最好、家里最富有的人,而是最听话、最用功、最懂得感恩的人!目前全国最顶尖的歌唱家廖昌永,家住在极贫穷的大山里。杰出的青年歌手刘和刚获得了青歌赛的一等奖。他出身最贫困的家庭,却成为最受欢迎的青年歌手,因为他拥有最打动人的孝心!我们都记得他那首歌:我的老父亲/我最疼爱的人/这辈子做你的儿女我没有做够/下辈子还要你做我的老父亲……想到这里,我恨不得马上扑到琴上,弹那些还没有弹熟的、枯燥的练习曲。
  明年的这几天,我也要准备艺考了。回想起这些年来每一节昂贵的专业课,心里忍不住要颤动起来。亲爱的爸爸妈妈,你们铺好的路已到达我追逐梦想的中途,接下来的路,就放心地交给我自己吧。我要让那些耗去了的金钱和关爱都得到一个圆满的回答。(2009级 李林)